林舞乐

aph粉,无雷点佛系全员厨,偏异色。Q:3442781513,欢迎扩列!!

“伊利亚哥哥你还会离开吗?”

“我答应摩尔,不会的。”

“拉钩?”

“拉钩。”

不过我是伊万了。


非cp向,是友情向的。

【APH/异色】木偶黑塔

–卢西个人视角

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变成了木偶,沦为杀戮的工具。我们没有思考,似乎一直被线拉动,线控制着一切,据说线断的那一刻会恢复自由……

“卢西!”

从远处跑来的那位,金色卷发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,也是国家的化身,他的帽子总是带的斜一点,黑色的披风有些破破烂烂的痕迹,也许是他所说的打仗留下的。

因为战争打输了竟然被俘虏到了这个鬼地方,虽然地方也挺大的,但卢西不喜欢也不喜欢帮人打扫被人指使,为此又经常饿肚子。

他会送来食物,不过不是很符合我的口味。好意心领了,在那之后我们也渐渐的认识了。他这个人脾气也不是很好,长得倒不错。他有教我画画,但是我画的一点都不好我一点也不喜欢这种玩意。

但,不得不说和他一起的日子还是很快乐的……我以为,这会长久的长久的下去。

“卢西啊,你说我们身上的线断了会不会就可以自由了……”

他这么说着,我看着自己身上的线,抓不住看得见,连着我们身体的各个部分。我知道我们是不同的存在,因为人类的身上并没有线。

与他断绝关系的那刻。

我说“我爱你,和我一起吧”。

而他的回答却不尽如意,他说。这一切不过是线的那头的人控制的,不过是木偶直接的相遇相知,线叫我做什么我就会做什么,感情我是没有的。同样也不了解你所说的是什么,线还没有告诉我该怎么做……

当场我就推开了他。

“什么木偶什么线!原来你一直都在做不合心的事吗!为什么?为什么!我才不是什么木偶……不是!我们不要再见面了,就当是我的线的意思好了。”

我离开了他,流浪在了外面,思考着自己的存在,看着这透明的线,很迷茫。

再一次的遇见,也是最后一次的见面。

那是在战场上……他的动作没有丝毫犹豫,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。就这样打下去,直到我清楚的看见,连在他身上的线,断了。

发出蹦的一声,我不知道那是我心弦断开的声音还是那条线的声音。线断了就自由了,我想起他的话,可是线断后,他就那样倒下了,悄无声息的淹没在了士兵中……

我不想在面对这些了,找到一棵树蹲了下来。

“卢西?”

我醒了,只是一场梦而已。如今我已不记得那人的模样与名字,已经渐渐淡忘了,身上的木偶线也随着增长而看不见了。

“爱因斯还有葵?”

葵摆出一副嘲讽的表情。

“有多累还能睡着了哈?”

爱因斯在旁边显然一点也不想理他,不过葵本来就是这个样子。

“行了,想起一些小事而已。走吧。”

我们不过是牵线的木偶罢了,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想做还被被要求这么做,反正已经没有关系了,因为我的心早已经不在了。